熱點:
首頁      國際   國內   社會   軍事      安康   視頻   圖片   評論      體育   娛樂   財經      房產   家居      旅游   時尚   婚嫁   教育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頻道 > 國際新聞 > 正文
美小城市公務員年薪丑聞曝光 激發城市改革動力
時間:2011-06-15 11:53:35    來源:    瀏覽次數:    新聞首頁    我來說兩句()

  我為你們感到恥辱!

  盡管戈特利布和維夫斯早就確定,這是一篇“重要的新聞”,但報道刊發后引發的回響還是出乎他們的意料。兩位記者的郵箱很快被讀者來信塞滿,有人夸他們“干得漂亮”,另一些人則邀請他們前往自己的家鄉展開調查,看當地的政府是否存在腐敗問題。

  而在貝爾城,這條消息引發了民眾前所未有的憤怒情緒。市民們沖向議會高呼抗議口號的畫面被全美國的媒體廣為轉播,很快,以往少有人關注的貝爾城成了媒體追逐的焦點。洛杉磯地方檢察官斯蒂夫·庫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評價說,貝爾城腐敗案是一場“規模離奇的丑聞”。而州司法總長杰瑞·布朗說,盡管法律并沒有限制公務員的收入,但如果他們的薪酬來自公共基金,那就已經走到了“道德的邊緣”。

  “我們會詳細檢查加利福尼亞州的法律,看貝爾城是否存在違法的問題。”布朗說。

  7月21日晚上,在新一次的議會會議上,飽受壓力的城市經理、警察局長和助理城市經理三人向議會遞交了辭呈。會議結束后,這一消息被工作人員傳遞給了等在會議室外的人們。

  等了幾個小時的人群立刻爆發出一陣歡呼。不過,當他們高聲詢問三人是否會受到進一步處理時,前來宣布信息的工作人員卻無法提供讓他們滿意的答復。

  “撤職!撤職!”憤怒的人群立刻爆發出一陣怒吼。一位激動的女士高聲喊道:“我為你們感到恥辱!你們所有人!”

  “讓他們離開只是所有工作的第一步。”這位工作人員努力抵擋著市民們的辱罵,“我們需要維系整座城市的正常運轉。”

  但憤怒的情緒依然在整個會場揮之不去。市民七嘴八舌地向蜂擁而至的記者抱怨官員們荒謬的言論:“他們覺得那么高的工資很正常。這怎么會正常?”

  不過,當戈特利布和維夫斯出現時,現場的情緒卻發生了轉變。人們圍住兩位記者,拍著他們的肩膀,請求他們簽名。一位中年婦女甚至沖上前,抱住維夫斯,一邊親吻他的臉頰,一邊不停道謝。

  我以為上帝聽到了我的禱告,但那只是魔鬼設下的陷阱

  戈特利布和維夫斯的關于貝爾城丑聞的報道就像在這座小城鑿開了一個漏洞。接下來的時間里,越來越多的故事從這里源源不絕地流淌出來。

  在瑞茲遞交辭職申請之后,兩位記者拿到了市議會的會議記錄和財務記錄。根據這些資料,他們發現,瑞茲的報酬遠不止他自己所說的78萬美元。

  “他的實際收入是150萬美元。”戈特利布說,“比他自己聲稱的數字又高了一倍。”

  這些資料同時顯示,這位城市經理擁有幾乎讓所有人艷羨的幸福生活:每年超過3個月的帶薪休假、一個月的病假,此外,貝爾城政府還會向他的養老金賬戶補貼7萬美元。

  2010年7月21日,在《洛杉磯時報》第一篇報道刊出一星期后,貝爾城的議員們全票通過決議,將自己的工資降低90%,達到與剛入職公務員相同的每月673美元。而一直堅持“收入與付出成正比”的市長赫爾南德斯的態度也發生了180度大轉彎,在當天的會議上,他為自己過高的收入向全體議員道歉。

  8月24日,貝爾城的社區組織征集了超過16000位市民的簽名,他們以“夠了”作為戰斗口號,要求市議會罷免議員,重新選舉。

  人們同時發現,官員和議員們的高工資其實是由普通市民的稅收供養。一位參與調查的律師發布報告稱,過去的10年內,貝爾城非法提高了運營執照稅和用于補充養老金的“退休稅”,其總額高達290萬美元。

  “看起來,那些官員們希望我們破產。”一家超市的店主說。

  曾經被壓制的丑聞正在一一浮出水面。一位常年定期參加議會會議的貝爾城市民回憶說,最早的時候,人們會在開會時提出一些問題,但官員們總會直接掐斷民眾的提問,并且用官腔籠統地回答說,這個問題“正在處理中”。后來,人們就很少出席這樣的會議了。

  甚至兩年前,這位市民曾經就瑞茲的工資問題在議會上公開質詢,但卻受到了議員們的嘲笑,最終不了了之。

  現在,人們終于看到了解決問題的可能。9月15日,加州司法總長杰瑞·布朗簽署了對貝爾城“全套班子”的訴狀,包括城市經理、經理助理、警察局長及5位市議員,他們被指控隱瞞自己的工資收入,以及挪用公款中飽私囊。一個星期后,這些腐敗者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一戴上手銬,押送離開。

  本職工作是教堂牧師的路易斯·奧特加是被捕的議員之一。在此之前,他曾經覺得自己不可想象的高工資是“上帝的禮物”,但這一回,面對記者,他一臉黯然地說:“我以為上帝聽到了我的禱告,但事實上,那是魔鬼設下的陷阱。”

  對腐敗的憤怒將我推入了政壇

  當貝爾城市政府在丑聞的打擊下幾近癱瘓時,一些變化也同時發生在這個洛杉磯最貧困的小縣城里。

  8月16日,丑聞纏身的貝爾市議會邁出了恢復正常的第一步。會議聘請佩德羅·卡里略作為臨時城市經理。按照新簽署的合同規定,卡里略的年薪是17.5萬美元——幾乎相當于前任的1/10。

  但即便如此,這位謹慎的“臨時官員”依舊反復強調,自己沒有任何額外的收入,也不享受養老金補貼。

  3個多月后,卡里略在貝爾城市政府的官方網站上貼出了一份“上任100天”的述職報告。在這份長達7頁的報告中,他詳細列舉了臨時政府的每一項工作,其中包括一個龐大的退稅計劃。

  因為前任政府擅自提高稅率所得稅款被認定為“非法募集資金”,加利福尼亞州政府已經下令,貝爾城市政府將向全體市民返還自2007年以來收集的稅款,共計290萬美元。

  “我們在推動著城市管理向更加透明的方向轉變。”在報告中,卡里略寫道,“希望通過這一轉變,我們能恢復貝爾城的財力,重塑市民對政府的信任。”

  另一些變化來自那些原本不談政事的市民。2011年3月8日,貝爾城的居民們迎來了丑聞過后的第一場選舉。在此之前,市長和議員的人選大多被城市經理瑞茲操縱,甚至提前內定。

  阿里·薩利赫是一家家庭制衣廠的小老板。2009年,他曾經填寫報名表,希望參選貝爾城市長職位,但很快,他就接到了瑞茲的電話。

  “你不會有機會的。”這位城市經理在電話中說。薩利赫堅持,對方帶著“恐嚇的語氣”。

  薩利赫在當年的競選中敗給了瑞茲委托的候選人。這一回,當他再一次報名參選時,他的競爭對手已經完全不同了。

  18位來自不同行業的居民報名參加了這次備受矚目的換屆選舉,其中一位是常年幫可口可樂公司跑運輸的卡車司機。看著臺下擁擠的人群,這位中年男人承認自己有點緊張:“好多話憋在心里,就是說不出來。”

  另一位退休的烤面包師丹尼·哈勃也申請成為候選人。“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做這樣的事。”哈勃說,“我想,是對腐敗的憤怒將我推入了政壇。”

  準備投票的市民塞滿了市政大廳,有穿著T恤的年輕人,有身材發福的家庭主婦,還有些坐在輪椅上、被家人推來的老人。

  人們以前所未有的專注聆聽著候選人的競選演說。一位只會講西班牙語的拉美裔移民聽不懂英文的演說,覺得自己受到了忽視。她在擁擠的人群中不斷跳躍,向臺上的候選人帶著哭腔高喊:“我們也在這兒!”

  這樣喧囂熱鬧的場面讓人們很難相信,這里的人們一度對政治毫無興趣。事實上,在兩年前的選舉中,全縣9395個注冊選民,最后參加投票的只有2000人。

  真正的勝利者是貝爾城那些獲得解放的人們

  貝爾城的故事也給《洛杉磯時報》以及兩位記者帶來了顯而易見的改變。2011年4月18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揭曉第95屆普利策獎評選結果,《洛杉磯時報》關于貝爾城的系列報道獲得“優秀公眾服務獎”。

  作為美國新聞界最高獎項,普利策獎的評審一直強調,新聞應當“為公眾服務”,因此“優秀公眾服務獎”也是整個評選中最為重要的獎項。在獲獎公告中,評委會評價說,貝爾城系列報道“推動有關官員被起訴、逮捕,也推動了整個貝爾城的變革”。

  洛杉磯時報社因此獲得了一塊金質獎牌,而戈特利布和維夫斯也成了當天報社內的明星。兩位記者和同事們在辦公室里開了一瓶香檳,慶祝這個“難得的榮譽”。

  31歲的維夫斯曾是一名來自危地馬拉的非法移民,直到高中畢業之后,他才獲得了自己的合法身份。他為《洛杉磯時報》送過報紙,當過記者的西班牙語翻譯,直到3年前,他才真正成為一名記者。

  在辦公室的慶祝活動上,維夫斯舉著酒瓶的手有些顫抖。“公眾服務是每個記者每天都在努力的事情。在貝爾城,我和戈特利布,以及時報的其他同事們一起做到了。”維夫斯說,“我們給一座小城市以機會,讓他們發出聲音,這就是報紙做的事情。”

  戈特利布堅持,相比于獲得自己的普利策獎,真正的勝利者其實是“貝爾城那些獲得解放的人們”:“他們擺脫了壓迫政府,并且擁有了一個真正的議會。”話音剛落,圍繞著他的同事們立刻歡呼起來。

  在兩位記者獲獎后兩天,在貝爾城,新當選的管理者們已經開始努力推動政府擺脫丑聞,步入正軌。從4月20日晚持續至21日凌晨的一場漫長的會議中,市議會接受了市檢察官的辭職申請,廢止了一項耗資巨大的養老金計劃,駁回了上一任政府簽發的十幾項法律聲明,并且宣布,從今以后市政府的任何支出都需要經由議會的批準才能執行。

  代理城市經理佩德羅·卡里略在會議結束后盛贊:“這是我們之前從未想過的場面,令人耳目一新。”

  人們開始充滿耐心地關注政府的舉動。凌晨3點半,會議結束時,旁聽席上還有兩位普通市民留在那里。一位25歲的年輕人說,他希望看到議會如何解決貝爾城的城市事務:“他們通宵達旦地工作,這真令人感到鼓舞。”

  新當選的副市長丹尼·哈勃說,整座城市“變得更加透明”,“這正是我們需要的”。

  至于獲獎的兩位記者,戈特利布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自己獲獎之后的計劃是“繼續做一個好記者”。

  “我們仍然在關注貝爾城。”戈特利布說,“這里的故事還遠遠沒有結束呢。”

關鍵字:
分享到:
責任編輯:
>>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網上購物
网球游戏